幕渐溧

嘿这里小幕/冰狼欢迎勾搭w
足圈的妹(han)子x
主皇马多特阿森纳
有没有人陪我一起干了这口罗戴厄玻璃渣!
语c主皮是内马尔的
哈梅斯人密x
球拟的话c多特x
也喜欢去b站浪浪什么的x
超喜欢鬼畜区!x
四欠不散!
月厨
是个狗厨
还是闪厨,
还是刷子厨。
站弓枪!坚定狗子比红茶受!
表白超级可爱的许子
我爱石竟男一辈子!
最近沉迷电竞
爱阿让,爱虎爹
虎锅一生推❤

【实橙】I will find you

本文cp为大连实德x山东鲁能……
不喜勿喷///
我没有文笔所以请慎入!慎入!!慎入!!!








闷热无比的夜晚。
窗外的蝉鸣声阵阵传来,吵的让人睡不了觉。室内寂静,却又有一种燥热感。风扇转着,却起不到丝毫作用。
黑暗里,一滴滴汗珠从他脸上流下来,他便用手一次次的擦去。
果然还是,睡不着啊。
那就出去走走吧。
……
他换好了衣服,戴上一条橙色的运动发带,看了看门口试衣镜里还算不错的自己,他叹了口气,推开家门。
他感到隔壁传来的动静。
嗯…这是进小偷了吗?
还是…那两个又在…咳…
要不要…去看看?

他撇了撇嘴,决定做一回老好人。
走到隔壁,他发现门是开着的。这说明,真的进小偷了吗?
他来到可以清楚看清屋内情况的地方,却一下待在了原地。他的嘴角抽动了几下。
房门正对着屋中的沙发,两个赤裸的身躯在沙发上扭动着。
在门口处可以清楚的听到两个人的…交谈。
“喂!你…轻点…混蛋…”
“宝贝儿,这点就疼了,一会儿你可怎么办。”
他发誓他已经能在脑子里想出申花满脸通红和国安老司机一样罪恶的臭脸了。
他重重的把门摔上,转身扬长而去。妈的!山东鲁能你就不该做这个老好人!

不知不觉的,他想起了那个夜晚。
他和实德的最后一个夜晚。

那个夜晚,没有星星,只有黑漆漆的一片。那是一月,外面下了雪。
屋内的空调不断的输送着暖风,窗内结了一层厚厚的霜,上面反射处许多个屋内的景象,模糊而又清楚。
那天的实德喝了酒,脸颊有些微红。
鲁能记得那晚上他吻住了自己。
他记得实德对自己说,我爱你。

我也爱你。
可你为什么…没听到我说这最后一句话。

实德一个一个解开了鲁能的扣子,他脸上没有以往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忧伤。
不清楚也不明了的忧伤。
最终,他们赤裸相待。
鲁能躺在床上,没有说一句话,当时他并不懂实德的忧伤,只是陪着他一起感受着这种忧伤。
实德压了上来,他咬住了鲁能的耳垂,似乎有一滴眼泪,滴在鲁能的背上,顺着他的背流了下去。
“实德,怎么了?”鲁能抱住身上的人,将头抵在他的肩膀上。
“没什么。”实德松开了鲁能的耳垂,转而吻住了他的唇。
身后传来的疼痛似乎至今还感受的到。
实德顺着鲁能的脖子,留下一个个属于自己的印记。
实德,你还记得吗,你说过,我只属于你。

不知不觉中,鲁能来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这是实德的家,也是他所谓要长睡下去的地方。
狗屁!你根本就没死对不对!
凭借着月光,他找到了实德的墓碑。
墓碑的底座那里长了一些青苔,几年的风雨甚至已经让那墓碑显得十分苍老。
可那里面,根本就没有他的实德!
鲁能摸着上面深刻着的字体。
大连实德。
……
之后,实德进入了他。
带着疼痛,更带着他们之间的爱情,却不带一丝一毫的情欲。
不知道为什么,鲁能的眼皮开始打架。他快要撑不住了,眼前的实德渐渐模糊。
“鲁能,我……就要离开你了。”

那是最后一眼吧,鲁能靠在实德的墓碑上。
多想,再看你一眼,一眼就好。
……

再之后,当鲁能睁开眼睛时,发现他身边,缺少了实德的身影,旁边的床铺上残留着温度。
他坐了起来,被子从他身上滑落,他因为寒冷而打了个哆嗦。发现空调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关上了。
怪不得这么冷。
“实德?”他叫着那个人,希望可以得到他的回应。
可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他的回应。
“…实德?”
依旧没有回应。
鲁能有些慌张,他顾不得自己还什么都没穿在身上,便翻身下了床。
房子很大,大的让人可怕。
鲁能一直找,厨房,厕所,客房……可他依然没有找到他的实德。
他回到卧室,无助的坐在地上,他多希望这只是实德给他开的一个恶劣的玩笑,他多希望实德突然跳出来对他哈哈大笑,就像以前那样。
最后,他在客厅的桌子上发现了实德留下来的纸条。
“鲁能,很抱歉不能陪你走下去了,我,要和你说再见了,不用费心思找我了,就当,我死了吧。
                          ——实德”

……
后来,鲁能去找过实德,虽说实德明确的说过不要来找他。那又怎么可能呢。他去大连找过实德,可却没能找到他。
所有人都无一例外的告诉他,实德已经死了。
可鲁能不相信。
他拿出一串钥匙,熟练的找出其中的一个,打开了实德家的门。
他来到卧室,来到那个最后见过实德的地方。
你怎么会死呢,实德。
至少……我还没有看到你的尸体。
你会回来的对吗。
而我…会一直,等你回来。












评论(6)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