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渐溧

嘿这里小幕/冰狼欢迎勾搭w
足圈的妹(han)子x
主皇马多特阿森纳
有没有人陪我一起干了这口罗戴厄玻璃渣!
语c主皮是内马尔的
哈梅斯人密x
球拟的话c多特x
也喜欢去b站浪浪什么的x
超喜欢鬼畜区!x
四欠不散!
月厨
是个狗厨
还是闪厨,
还是刷子厨。
站弓枪!坚定狗子比红茶受!
表白超级可爱的许子
我爱石竟男一辈子!
最近沉迷电竞
爱阿让,爱虎爹
虎锅一生推❤

【哈内】相顾无言(未来向慎人)(1)

本喵……是来毁cp的……捂脸……这是个未来向……设定是在哈妹的三十二岁……渣文笔慎人……

chapter1
     他是彻底的绝望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的沟通越来越少,似乎一夜之间又回到了最初的状态,那个只为各自需求的开始。他越来越想逃离这个被称之为“家”的地方,他是要彻底的被逼疯了,每天似乎只有那面空白的墙与他做伴。他的爱人彻夜不归,他不想知道对方都在外面背着他干了什么,他只想找回当初的快乐。可现在,说什么都不能再挽回他们之间的爱情了。
     他没有那么坚强,能够看着对方在他身边微笑,所以他选择离开。
     正好,他也不再年轻,这是个离别的好借口。那年世界杯上用一粒世界波一举成名的哈梅斯·罗德里格斯一转眼已不再像从前那般帅气,他已经三十二岁了,一些细小的皱纹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上他的脸庞,他在他钟爱的马德里白衣军团一待就是十年,这中间有欢笑,也有泪水。他舍不得这里,却没有办法找到一个说服自己留下来的理由。
     钥匙插进锁孔中转动形成摩擦而发出的声音,打断了哈梅斯的思绪。他的爱人回来了,那人平时总是整理的很好的头发现在却乱的像个鸡窝;眼中也失去了平时的光亮;他身上散发着一股酒气,在空气中格外刺鼻。哈梅斯皱了皱眉头,他不喜欢酒的味道。
     对方什么也没说,来到他身旁坐到了沙发上。他就那样盯着他,一言不发,眼中流露出从未有过的锐利与失望,或许哈梅斯还从中看到了一丝不舍,深藏在对方眼底,他内心颤动了一下,却也不敢多奢求什么。
     这样,就足够了。

     “你为什么要走。”
     终于,一句话打破了沉默,不带任何感情的一句话,像是冰封了数千年的一块寒冰,没有任何滋味,有的只是寒冷。
     “抱歉,Ney...我想你足够明白的了。”
     之后,又是一阵沉默。
     “我们分手吧。”哈梅斯尽量使自己看上去不那么悲伤,可他眼眶中慢慢溢出的泪水早已出卖了他。
     “...”
     对方沉默了一会,似乎是没想到哈梅斯这样的决绝,也或许放下了所有希望他留下来的想法。
     “好。”
     内马尔听见自己这么说,在那一瞬间他感觉他的心停止了跳动,似乎周围的空气也在这一瞬间全部被抽空。天知道他这时候有多难受,可他不知道怎么去维护他们之间该死的爱情。
     他就这样呆呆地坐在那里,知道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
     哈梅斯离开了他。

     马德里的夜晚飘着细小的雨丝,已经很晚了,周围的街道只有偶尔驶过的一辆车所发出的声音在这个城市回荡。
     哈梅斯少有的迷惘了,他不知道自己能够去哪里,他只能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这条街上有很多他的队友,或许还有一些前队友。不如,先去谁家住着吧?他这么想着,来到了一座房前。他停了下来,抬头看了看门牌号。他发现这是个熟悉的地方。
     这是个让多少个在不同年龄段的女性都向往的地方——皇马前球星,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的家。
     他和克里斯的关系挺好的,或许这就是他神不知鬼不觉来到这里的原因。
     已经是深夜了,但他总感觉克里斯并没有入睡,所以他没多大犹豫就按下了门铃。
     不一会,哈梅斯面前的门打开了。果然如他所料,克里斯并没有入睡。
     “哈梅斯?你怎么会在这?”克里斯挑了挑眉,似乎很不解。
     “我...”
     当哈梅斯正要开口的时候,他突然听到屋里传来一句话。
     “...Cris,谁啊...?”这是个陌生的声音,由此可见,这并不是他的哪个队友。只是这句西语中带着不知道哪的口音。
     他想了想,最后发现这口音似乎是德语的口音。就像托尼一样。
     德国人...厄齐尔么...?哈梅斯也确实觉得他和克里斯之间的关系不一般,在他刚来皇马的时候,就听说过最好不要和克里斯提前诸如“梅苏特”这样的词语,听说当年的托尼就一直被追问了一个星期的“你和Mesut到底什么关系!”
     现在看来,他们真的在一起了呢。真好。
     “啊...我晚上有点睡不着觉,就想来和你散散步来着。”哈梅斯挤出了一个微笑,“不过现在看来你没这个时间了,我去找找别人好了。”
     “嗯...”克里斯眯了眯眼睛,似乎是在想些什么。而后又似乎是想起了自家媳妇儿还在等自己回去继续缠绵,他叹了口气,“那么,晚安?”
     “晚安。”
     克里斯随后关上了门,刚刚由于匆忙而胡乱套上的衣服让他觉得有些不舒服,连今晚的哈梅斯都让他觉得有些不对劲,是错觉吗?他将身上的衣服脱下后随手扔在了沙发上。不管这些了,梅苏特还在等着呢。
     马德里的雨不久就停了,哈梅斯顺了顺被雨水打湿的头发,他坐在街道旁的长凳上,叹了口气。
     “哈梅斯?”有人从他身边走过,拍了拍他。
     “嗯?”哈梅斯抬起了头,眼前的人是他的队友,加雷斯·贝尔。

评论(7)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