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渐溧

嘿这里小幕/冰狼欢迎勾搭w
足圈的妹(han)子x
主皇马多特阿森纳
有没有人陪我一起干了这口罗戴厄玻璃渣!
语c主皮是内马尔的
哈梅斯人密x
球拟的话c多特x
也喜欢去b站浪浪什么的x
超喜欢鬼畜区!x
四欠不散!
月厨
是个狗厨
还是闪厨,
还是刷子厨。
站弓枪!坚定狗子比红茶受!
表白超级可爱的许子
我爱石竟男一辈子!
最近沉迷电竞
爱阿让,爱虎爹
虎锅一生推❤

『靖竟』不是你

时间轴半架空…可能有点xjb扯

因为赶可能很烂…不急我回来慢慢改。
结局靖宇石材向
占tag致歉






石竟男喜欢武大靖。

时隔多年,或许我们应该给这句话加上一个字。

石竟男喜欢过武大靖。

他们曾经是彼此最重要的伙伴。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他们曾经是室友,住在同一屋檐下,呼吸着同样的空气。也曾有过一起逃训一起受到教练处罚的经历。




刚开始的时候武大靖在队里的成绩并不让人满意。

石竟男记不清有多少次他回到房间时,房门打开他看到那个人发红的眼眶和微微颤抖的肩膀。

他知道那个少年不想输给任何人,更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

于是石竟男会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进门去做自己的事情。

可惜他的演技真的很差,每次武大靖在他低头看手机时不经意间说出安慰的话语时,都会这么觉得。

那个时候的石竟男还不擅长和别人交谈。

但武大靖不记得有多少次因为对方笨拙的安慰放心了心中的悲伤。





因此他越来越努力,想要向全世界证明自己。

每次石竟男望着隔壁床位的武大靖趴在床上喘息的时候,总想过去揉揉他的头,告诉他要对自己好一点,别那么拼。

但到嘴边的话总会被他咽回去。

这时候他往往会将伸出的手转向一旁,再倒一杯温水放在武大靖床边,之后拿起一旁的换洗衣服去浴室冲澡。

从浴室出来时,大多时候那人已经睡熟了。





石竟男偶尔会有想家的时候,这种夜晚总会变的非常压抑。

他会担心自己翻身时会把那人吵醒。

不过还好,大概是训练强度太大,那一段的武大靖睡得很死。

石竟男转过身来辨认出夜晚中武大靖的身影,耳边隐约传来他均匀的呼吸声,意外的让人安心。

他习惯在睡前拿起身旁的手机看看时间,他们的床隔的不远,借着屏幕发出的微光,他盯着那人的睡颜出了神。

武大靖的睫毛很长…特别长,闭着眼的时候更是各位的明显。

看着他的时候,石竟男经常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梦乡。






他们差一点在一起…真的就差一点点。

武大靖喜欢石竟男…大概也要在句子中间加一个过字。

那是韩天宇刚入选国家队的时候,刚加入这个集体的男孩还有点放不开。

那天晚上所有人一起去了餐厅吃饭,理由是要给新队友接风,作为短道队为数不多的放松机会,加之第二天又是假期不用训练,不知道是谁带头点了酒。

回到宿舍的时候,石竟男像往常一样伸了个懒腰,却不料被身后的人紧紧抱住。

他原本以为这会像他们平时闹着玩一般以谁的玩笑话结尾。

刚想开口的一瞬,却被对方用过大的力气甩到了一旁的床上。

随后武大靖压了上来,灯光下他的脸有些泛红。

石竟男听见眼前的人对他说。

“石头…我喜欢你。”

他看到对方的脸离他越来越近,四目相对,他感觉到了自己不断增速的心跳声。

那是武大靖第一次吻石竟男。

也成了最后一次。






石竟男只记得他心底突然萌生出的恐惧与抵抗。

不对…不该是这样…为什么…

他回过神的一刻,下意识的推开了身前的人。

随后在武大靖诧异的眼神中起身向门口跑去。

他们回来的时候忘记了关上门。

石竟男打开门时,抬头对上了另一双眼睛。

那双眼睛中表达出的情绪很复杂,惊讶是免不了的了。

或许…还有一丝丝喜悦。

石竟男的胳膊被那人拉起,随后他们向走廊那头的楼梯走去。

“陈德全…”

“你要带我去哪…”



那天他们寝室的灯亮了一整晚。

石竟男没有再回来。





那次之后,武大靖换了宿舍,他的新室友是韩天宇。

石竟男一直想找机会向他解释清楚那晚的事。

但武大靖总会在两人见面时转身离去。

没有任何交谈。

石竟男望着对面空空的床铺,把眼底的泪水忍了回去,像是不久前总会将对要脱口而出那人的关心咽回去一样。

只是心态回不到从前。

后来他们的关系还是回复到了最开始的那样。

代价是武大靖再也不会回来。

他看着武大靖和韩天宇的关系日渐升温。

他看着武大靖和韩天宇做着他们曾经做过的事情。

最后,武大靖和韩天宇在一起了。






石竟男不是没想过挽回。

他甚至第一次鼓起勇气向武大靖表白了。

那是15年世锦赛。

他被判犯规之后。

借着并不算太好的心情,他说。

“武大靖,我喜欢你。”

他没成功。

换来的只有一句抱歉。

也许是对几年前的那个夜晚,又或者是出于刚结束的比赛,武大靖抱了抱他。

“对不起…”他说。

石竟男哭的很惨。

他对赛后给他发短信的陈德全这么回复到。

“我要忘掉一个人,也要忘掉我自己。”


从那之后,那个安静的,不善言谈的石竟男消失了。

他开始变得健谈,开始更多的和不算特别熟悉的人来往。

也会在微博上逗逗粉丝之类的。







那是个雨夜。

陈德全在宿舍的天台上找到了喝醉的石竟男。

“陈德全…他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了…”

如同几年前他曾经在这里听过对方向他发牢骚一般。

“陈德全…我们在一起吧。”

石竟男知道那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但他分明感觉到陈德全温热的泪水。

石竟男的暗恋结束了。

陈德全也是。





――end――





评论(1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