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渐溧

嘿这里小幕/冰狼欢迎勾搭w
足圈的妹(han)子x
主皇马多特阿森纳
有没有人陪我一起干了这口罗戴厄玻璃渣!
语c主皮是内马尔的
哈梅斯人密x
球拟的话c多特x
也喜欢去b站浪浪什么的x
超喜欢鬼畜区!x
四欠不散!
月厨
是个狗厨
还是闪厨,
还是刷子厨。
站弓枪!坚定狗子比红茶受!
表白超级可爱的许子
我爱石竟男一辈子!
最近沉迷电竞
爱阿让,爱虎爹
虎锅一生推❤

【靖宇】冬之梅(上)

靖宇花吐症梗
内含相许cp
作为一个在相许cp tag都没有的时候就yy他俩的人,立志把相许发扬光大
人生第一次靖宇…以及日常ooc…轻喷(捂脸)
这文拖到我都拖不下去了…所以就分两半发吧。
期待小红心❤




















屏幕中的人冲过了终点线,干净的胜利。

韩天宇眼中所有的紧张和不安消失了。

这是他不知道第几次看那人比赛的回放,一次,又一次,可还是会随着比赛的进行变得紧张起来。

他真的,很棒。

这是在平昌时韩天宇心中冒出的第一个想法,时隔多日,却依然没有任何变化。

韩天宇叹了口气,给自己倒了杯水。

他有多想登上那个领奖台,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因此他给了自己无数的压力。直到单人项目的失力,韩天宇让自己清醒了过来。

重压之下,他帮助短道速滑男队拿到了接力亚军。

但他仍然会失望,在单项上的成绩完全没能到达自己的预期。

唉,没关系,下届冬奥会再努力好了。

很会自我安慰的小伙子想第一时间把消极的情绪抛在脑后。

可要是能完全将这些不该想的情绪抛掉的话,或许他这两年又会怎么会是这样的止步不前。

再将注意力转回到电视上的时候,屏幕中的那人已经举起国旗开始庆祝。

韩天宇的眼神停留在了那人身上。

那是他心里的人,是他藏了三年的秘密,也是想要今后一直一直在短道速滑项目上并肩战斗的伙伴。

他想起了接力赛前武大靖给他的那个拥抱。

他对他说着鼓励的话语。

韩天宇不记得武大靖对自己说过了什么。

他只记得自己有多想跟他一起出现在领奖台上,他拼了命的,得到一份证明。

为了他,为了自己,为了所有人。

证明他们一起努力过,证明他们有那种能力,获得冠军的能力,他放下了身上的包袱,只为了所有人的努力和荣耀。

最后半圈,他的超越失败了。

再将注意力拉回电视屏幕上时,接力的回放已经结束了。

他看着所有人一起围着的那面国旗,分辨出武大靖的身影。

“我到底,该让他知道吗…我喜欢他。”

话音刚落的一刻,少年几乎是瞬间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他咳嗽了起来。

像是有什么东西卡在他的喉咙间,虽然那东西没那么大,却依然给他一种窒息感。

每一秒钟都是煎熬。

他的手中传来湿漉漉的感觉,他疯狂的喘息着来缓解刚刚的不适感。

然后他缓缓张开半握的手,他惊讶的发现,那是一朵黄色的腊梅,上面沾着他的唾液。

他看着这朵花,呆了很久,连短道速滑运动员应有的反映能力都没使他迅速清醒过来。

腊梅,只生长在冬天的花,似乎自古以来在中国都是坚贞不屈的象征。

这真的是很适合短道速滑运动员的花。

然后他想起什么似的突然坐直了起来。

“这…?”

他的喉咙里…有一朵花?

呼吸的时候不经意见将一朵花吸进了喉咙里?

可是…怎么可能?

他一天都没有出过门了,家里又不可能有腊梅这种东西,更别说他一点感觉都没有的把一朵腊梅吸进自己的口腔了。

灯光下,那朵腊梅的花瓣变得透明起来,他甚至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闻到了那朵花的香味。想到这里,他抽了一张卫生纸出来,将那朵花小心翼翼的擦干净。

或许是擦的时候太过用力,那朵花掉下了一片花瓣,他捡起那片花瓣,随手将花和花瓣一同放在身旁的桌子上。

在桌上,手机屏幕很合适宜的亮了起来,带着几声振动。

他盯着那片亮起的屏幕,突然想起队内的玩笑话,说有什么不懂的事情都可以问问度娘。

他拿起一旁的手机,熟练的解开锁屏密码。

点开浏览器,搜索。

看到问题答案的那一刻,他倒吸了一口气。

手机屏幕上首先出现这样的几个字,花吐症,若无法化解,最终结局为死亡。

这种病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存在的。

切记只有唯一的化解之法…得到心爱之人的吻。

吻…?大靖的吻…他有点不敢往下想。

相同的症状,和死亡的威胁,可这种病却不存在于现实世界。

本着网上谣言不可信的心态,韩天宇关掉了浏览器,他想起刚刚自己手机的振动,应该是有人给他发了信息。

他点开自己的微信,发现是某网红给他发了一条小窗。

“宇哥宇哥,明天来我这玩吗😏”

他想了想,关掉微信,给许宏志打了个电话。





“喂?”

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

“许子?我韩天宇,明天你打算去哪啊?”

“不训练当然要出去好好浪一场了,至于去哪嘛…我也还没定好呢。”对方的声音听起来相当惬意,一看就是因为休假又浪嗨了。

“没定好就叫你宇哥啊?太没诚意了不去了不去了。”如同平时队内的打打闹闹一般,他随口说着玩笑话,只是心情却无法平复。

那边隐隐约约传来一阵敲门声,韩天宇没在意,或许是许子在看电视之类的,他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和桌子上那朵腊梅,出声询问到。

“许子,我问你一件事。”

“…你说你说。”那边的声音呆滞了一两秒钟,似乎在干些什么事。

“你知道花吐症吗。”

“花吐症?那个因为思念爱人的情谊而产生的症状?”对面人的声音很是爽快,但在停顿了几秒之后变得犹豫起来,“…你该不会?”

“我…我才没有呢,”或许出于心中的烦躁情绪,又或者是别的原因,他并不想承认花吐症这件事,“不过你怎么会知道这种东西?莫非你还写过什么同人文?”

“花吐症会死…是真的。”对方的声音拖延了好久,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但或许是心中有所顾虑,就这样没了下文。

“哈哈哈哈哈哈别开玩笑了…不是我说这种东西你还信啊。”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对方语气中突然多出的认真,只好笑了几声缓解尴尬的气氛。

“我说真的…天宇。我……我有一个朋友,曾经得过花吐症。”许宏志的声音中没了往日的不正经,说起来是真的,平时很难听到他这么认真的叙述一件事。

“…你那个朋友…去世了?”

“没有,他和喜欢的人表白了,碰巧的是他喜欢的人也喜欢他,然后他们在一起了,并接了吻…就不治而愈了。”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要是谁都这么幸运就好了。

“你怎么说的像是你亲身经历过一样?还这么玄乎的。”

“…这个”话筒中的声音莫名多了几分尴尬,“…其实我想说,天宇,你还没给靖哥说吗。”

“…没有…我不知道…要怎么对他开口。”

是啊…同性之间的爱意…说出来的话,一个不小心,他们甚至可能连朋友都做不了了。

“花吐症啊…要不这样吧…你明天下午来我家,我们当面谈论一下这件事…电话里说不清…总之,你一定要试试给大靖说这件事,一定要说出来,你相信我,花吐症…真的是存在这种事的。”

“我…尽量去试试吧 。”

没有再反驳花吐症的事情,他随口又接了几句话,给这次通话来了个结尾,韩天宇挂断了电话。

他有点迷茫,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说明这份感情,或者是接着这样下去…

可按照许子说的,花吐症的事情是真的话…他可能连站在赛场上的机会都不多了。

明天早上之前…做一个决定吧。










许宏志看着几分钟之前闯进自己家门的人,一屁股坐在了他身边。

“你怎么来了啊。”

任子威抱了抱他,然后揽过他的肩笑了笑。

“好不容易有个假期,当然是来看你了,你倒好,毫不犹豫把我们的私人时间给卖出去了。”

“那可不,天天看他们俩秀恩爱,结果这俩人到正事儿上没一点进展,你说我这口狗粮吃的冤不冤枉。卖私人时间这事儿嘛…我这不是看你来了才没跟天宇说那么多吗,不然你现在可能都看不到我挂电话。”

“冤枉,冤枉死了,所以你是打算怎么搞?对,还有那句话,你给天宇说你朋友得过花吐症?”任子威顺了顺许宏志的头发,表情相当不满“我是你朋友吗?”

“当然是直接把大靖叫过来啊,哪有比当场开车更刺激的啊,再说他们俩…真的是不知道该说蠢还是怎么的,明明就是互相喜欢嘛。”许宏志随即疑惑的看了看任子威,觉得他的话好像有哪点不对,“你是不拿我当朋友吗?”

“那你可得赶紧了,靖哥这几天估计都排满了…你还好意思说他们俩蠢啊,你当时不也没觉得我喜欢你吗,要不是我才不管那么多直接跟你表白,说不定你到现在都见不到我了。”任子威突然捏住了许宏志的下巴,突然凑了上去轻声说到“我的傻许子啊,你说你是不是真的傻,我是你男朋友,男朋友跟朋友,能算一回事吗,下次这种事情再扯上我,记得要说我是你男朋友。”

没有给对方任何反驳的机会,他吻了上去。




评论(23)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