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渐溧

嘿这里小幕/冰狼欢迎勾搭w
足圈的妹(han)子x
主皇马多特阿森纳
有没有人陪我一起干了这口罗戴厄玻璃渣!
语c主皮是内马尔的
哈梅斯人密x
球拟的话c多特x
也喜欢去b站浪浪什么的x
超喜欢鬼畜区!x
四欠不散!
月厨
是个狗厨
还是闪厨,
还是刷子厨。
站弓枪!坚定狗子比红茶受!
最近沉迷短道速滑
表白超级可爱的许子
我爱石竟男一辈子!

【卡姿】深夏(上)

一个之前的小脑洞
宠物店店员咖x游戏主播态
是卡姿,真的是卡姿。
ooc慎入
有厂长戏份咳。








『初识.』

刘志豪第一次见到洪浩轩的时候,是夏天刚开始的时候。

即使是初夏的闷热天气,却仍然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他本应该在家里跟空调电脑一起度过这段日子,却正好碰上他的新家即将装修这件工程浩大的事。

那天装完空调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点开手机发了条微博表示自己新家已经完成装修,明天就可以开始恢复直播了后,刘志豪看了看角落的笼子里那只可爱的小东西。

那是他朋友的猫,几天前送来他这里让帮忙寄养。

说句实话他真的不擅长养小动物什么的…

灰白色绒毛的小东西倒是不怎么认生,看他站在笼子前面立马凑了过来。

嗯…这是…饿了吗?

诶等等…我是不是下午把它搬过来的时候…没拿猫粮来着???

刘志豪打开笼子,伸手揉了揉它的头,不得不开始思考怎么解决这只猫的温饱问题。

欸…好像门口就有家宠物店来着?

五分钟后…

刘志豪拎着笼子站在宠物店门口,看着朋友刚刚发来的猫粮的牌子,推开宠物店的玻璃门走了进去。

“嗯…您好?请问你们这里…有xxxxxxx牌子的猫粮吗?”清了清嗓子,出声询问到,等了几秒却发现没有想像中回答的声音。

没人吗?可是这附近也没有其他宠物店了吧…算了吧…先去自己找找看吧。

走近一侧写明了猫咪用品的柜台,看着各种语言的包装袋和罐头盒有些发懵,拿起手机戳开微信刚刚收到的那张图片,一个一个对比着。

“对面打野去下了对面打野去下了!你等等我现在就过去!”

“?????”

突如其来的还不算小的声音吓了刘志豪一跳,他刚刚好不容易从那堆花花绿绿的猫粮里找到自己想找的那袋…如果不是多年保持的冷静习惯…怕是他的贵妇形象今天就要破功了。

“…”什么情况…说好的没人呢,这跟设定好的不一样啊兄弟?顺着声音的源头看过去,正对大门的柜台上电脑后坐着个人。

好吧怪我…这是真没看见…

回头把那袋猫粮拎了出来,走到柜台旁边,想叫住那个店员准备付钱,一转眼扫到了对方的电脑屏幕上。

哦豁?在打联盟啊。

嗯那看一会吧不着急的。

“诶诶诶,你在干什么啊别送啊别送啊别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屏幕上的佐伊像是想试探一下的,一个大招过去脸探草丛,结果被对面劈头盖脸一堆技能砸到血条瞬间清零,半秒后传回来了一具尸体。

“不是吧…这你也要怪我不帮你抗吗,难道我要闪现过去挡住你嘛?”电脑前的少年有点委屈的眨了眨眼,也许是角度的问题,此时少年的表情在刘志豪看来特别的可爱。

“欸…你怎么又死了…家要保不住了啊…”

那个佐伊又被对面一阵集火秒了,随后屏幕里的红色方顺着兵线拆了三路高地,仅剩一人的蓝色方最终是没能坚持下来,大大的失败出现在屏幕上,少年也轻轻叹了口气摘下了头上的耳机,摘之前还不忘说上一句。

“我先下了,今天怎么输这么惨啊…”

然后他用手撑在桌子上站了起来,转身的那一刻,刘志豪觉得他站在对方旁边也许是个错误了。

“欸!!”

那人的鼻子几乎是擦着他的脸划了过去,一瞬间似乎看到了对方眼镜下长长的睫毛,刘志豪觉得他的睫毛一定很软吧。

同时看到他向后退了两步,有些惊慌的样子像只兔子。

哦豁…这不太妙,是心动的感觉。

“唔…您是…来买猫粮的吗?”

看着对方有些紧张的样子对他露出个微笑点了点头。

“是啊…刚刚看你在打lol就没叫你,嗯…这个要多少钱啊?”顺手把猫笼子放在他的电脑桌上,举起手中的猫粮。“还有…有什么猫玩具之类的推荐吗?”

“啊抱歉让您久等了,那个…其实我今天也是来代班的,价格什么的应该包装背后会有标签什么的…”眼前的人微微低下了头,一副温顺的样子,似乎盯着桌上的猫看了有一段时间,眼底渐渐出现了一丝丝惊讶。

“这…小七?”

“诶?你认识它啊?”戳了戳小东西扒住笼子边的小爪子,随后赶紧避开它弹出来的指甲。

“当然!厂长的猫我怎么可能不认识啊!他的直播我天天都会看的!”对方说这话时眼底透着的兴奋和因为激动的耸肩让他有点想笑出声来了。

不过…为什么是明凯那家伙的粉丝啊,难道我京城贵妇这么没排面的吗?

“你竟然带着小七的话…是厂长的朋友吗????哇可以拜托你帮我带张签名什么的吗!”

“呃…”刘志豪扶了扶眼镜看了看眼前激动的人,说句实话…他能说他是个偷猫的吗。“没问题啊,就是把你带过去见他都行,不过他最近出差。”

“诶!!真的嘛!那我岂不是认识了一个大佬嘛!”对方听见他的话后简直要跳起来了,刘志豪看见对方眼睛在他说可以带他去见明凯的时候亮了起来。

“可是我怎么给你啊。”刘志豪装作无奈的冲那人眨眨眼睛,实则内心已经想好了接下来可能会有的对话。

“啊啊,我给你写我的QQ号,备注karsa就好了。”

……

于是就这样要到了对方的QQ号,刘志豪觉得自己还是这波还算蛮赚的。

一张明凯签名,也许还能钓到一个小可爱?

脑子里莫名多出了一些不好的想法,刘志豪觉得他得慢慢一个一个来实施。


“喂,明凯吗,我刘志豪,你家猫你这个月别想要回去了,反正你回来了还有诺诺,小七这个月就归我了。”

“哈???????”

“还有,寄两张你的签名过来。”







【姿卡】洲际赛期间写的小段子x

其实说是小段子字数还是…感觉还挺多的
友情向…可能烂尾了
这里其实站卡姿卡…这篇文是卡萨事件看微博带节奏的时候看的贼气贼气突然有的脑洞…
就很想安慰咖妹所以写了这篇大概是偏姿卡的文…
轻喷轻喷…第一篇电竞同人所以…大概ooc什么的…







洪浩轩攥着手里的手机,屏幕上出现有些讽刺的话语让他感觉有些不舒服。

他真的很想告诉全世界,他没有说过这种话。

他…不是他们说的那样啊。

晚上彩排的时候lpl四支队伍的所有人基本上都在安慰他,有些人走过他身边时还会拍拍他的肩。

他真的很想对关心他的人说一声谢谢…却害怕发出声音的那一刻自己会哭出来。

『大家都会经历相似的事情,没关系的。』

『他们只是因为找不到你的黑点了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带节奏的。』

『别被网上的智障们带乱节奏啊我们的咖妹?看那边的lck,小花生还等着被你打自闭呢。』

他也许真的该庆幸吧,会选择来一个这么友好的联赛里…

用一个一个微笑回应着对他表示关心的选手,示意自己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只是…他怎么可能把状态调整到像什么都没发生的时候一样。

说句实话他恨不得忘掉今天下午所看到的一切。

从好奇用自己私下注册的账号登录微博,点开rng的官方微博的那一刻起。

像是一场遥远的梦境…现实的,让他感觉太不现实了。

只是很可惜,发生的事情,已经无法改变。

身旁人垂在桌前的一支耳机里传来的音乐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刘志豪转过头,洪浩轩正眼神呆滞的盯着手里的手机屏幕。

队伍里其他人都已经去睡了,此时他们临时的训练室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还不睡吗?』

尽量压低声线出声询问,片刻后却依旧没等到对方的回答。

轻轻叹了口气…果然这种事对他的影响还是很大啊。

不放心的又看了他两眼,回头在lol登录界面输入了自己小号的账号和密码后,从身旁的箱子里翻出从北京带来的瓶装奶茶,搁在身旁小打野的桌子上。

或许想起他今晚还没吃饭,于是顺手顺了旁边桌子上不知道是谁的几根巧克力棒递了过去。

结果…对方依然没什么反应…

他只好默默的把巧克力棒放在那杯奶茶附近,然后转过头开始rank,顺带思考明天的比赛。

只是这个过程太过艰辛,他几乎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在身旁的那人上,操作什么的,当然也搞得一塌糊涂。

幸亏他有这个预见,选择了用小号rank…

不然明天被爆出来的恐怕就是他Zz1tai了…

洲际赛决赛前状态糟糕什么的…

总算熬过了这把rank,刘志豪有些无奈的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扭过头想再尝试安慰一下还在难受的小打野。

视线落到那人身上时却让他呆滞了几秒。

此时的洪浩轩紧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导致那一圈变得有些泛白,眼眶中不断涌现出的泪水,已经将他长长的睫毛打湿。

啊…小哭包又哭了啊…怎么办…

虽然确实哭起来…是很可爱了。

『怎么了?』短暂的呆滞后,刘志豪把电竞椅向后挪了挪,扶着桌子站了起来,走到洪浩轩身旁,伸手揉了揉他的头。『还是因为那个视频?』

『…嗯。』

『你做的很好了…别想那么多。』

『其实我没什么…就是…就是…还是会有点难受…我没关系的…』洪浩轩把头向下埋了埋,刘志豪看不到他的脸,但他完全可以想像到洪浩轩此时此刻会有怎样的表情。

嗯…虽然不是很想爆粗口但是他妈的为什么要带我们打野小天使的节奏啊艹。

『…说点俗套的话吧…你并不是一个人,知道吗,轩轩?』顺了顺他的头发,拿起他刚刚放下还并未自动锁屏的手机,看着上面有些对自家打野嘲讽的话,轻笑了一声,『哦豁…还挺牛逼的样子?电竞和政治挂钩啊…这帮人是想怎么,向祖国母亲指明统一海峡两岸的正确道路…就此出人头地?』

『嗯…?』身前的小打野有些不解的抬头看着他,似乎因为先前的难受并没有第一时间理解他的意思。

『轩轩。』刘志豪转到洪浩轩身前,用双手按住那人的肩膀,他今天晚上也并不开心,网上一波一波带起的节奏让他心烦,洪浩轩的状态也让他有些担心起来。『别想那么多好吗,也别在乎他们说了些什么,再说还有很多人都选择站在你这一边啊。』

你不需要在乎别人的眼光和看法,做你自己就好了啊。

洪浩轩轻轻点了点头,抬手擦掉了眼角的眼泪,然后狠狠的做了个深呼吸,在努力的忍住内心负面情绪。

『我…我知道了。』

看着眼前人的呼吸渐渐平稳,刘志豪叹了口气,随后揽住他的胳膊抱住了他。

『别担心了,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相许』谁说我磕的cp没有糖

终于过审了…人生第一次剪cp向视频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1791444

各位文手/画手大大你好,这是一条正经关于的相许cp的群宣
一起来扛起相许大旗吗?
欢迎各位来交♂易哦

『靖竟』不是你

时间轴半架空…可能有点xjb扯

因为赶可能很烂…不急我回来慢慢改。
结局靖宇石材向
占tag致歉






石竟男喜欢武大靖。

时隔多年,或许我们应该给这句话加上一个字。

石竟男喜欢过武大靖。

他们曾经是彼此最重要的伙伴。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他们曾经是室友,住在同一屋檐下,呼吸着同样的空气。也曾有过一起逃训一起受到教练处罚的经历。




刚开始的时候武大靖在队里的成绩并不让人满意。

石竟男记不清有多少次他回到房间时,房门打开他看到那个人发红的眼眶和微微颤抖的肩膀。

他知道那个少年不想输给任何人,更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

于是石竟男会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进门去做自己的事情。

可惜他的演技真的很差,每次武大靖在他低头看手机时不经意间说出安慰的话语时,都会这么觉得。

那个时候的石竟男还不擅长和别人交谈。

但武大靖不记得有多少次因为对方笨拙的安慰放心了心中的悲伤。





因此他越来越努力,想要向全世界证明自己。

每次石竟男望着隔壁床位的武大靖趴在床上喘息的时候,总想过去揉揉他的头,告诉他要对自己好一点,别那么拼。

但到嘴边的话总会被他咽回去。

这时候他往往会将伸出的手转向一旁,再倒一杯温水放在武大靖床边,之后拿起一旁的换洗衣服去浴室冲澡。

从浴室出来时,大多时候那人已经睡熟了。





石竟男偶尔会有想家的时候,这种夜晚总会变的非常压抑。

他会担心自己翻身时会把那人吵醒。

不过还好,大概是训练强度太大,那一段的武大靖睡得很死。

石竟男转过身来辨认出夜晚中武大靖的身影,耳边隐约传来他均匀的呼吸声,意外的让人安心。

他习惯在睡前拿起身旁的手机看看时间,他们的床隔的不远,借着屏幕发出的微光,他盯着那人的睡颜出了神。

武大靖的睫毛很长…特别长,闭着眼的时候更是各位的明显。

看着他的时候,石竟男经常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梦乡。






他们差一点在一起…真的就差一点点。

武大靖喜欢石竟男…大概也要在句子中间加一个过字。

那是韩天宇刚入选国家队的时候,刚加入这个集体的男孩还有点放不开。

那天晚上所有人一起去了餐厅吃饭,理由是要给新队友接风,作为短道队为数不多的放松机会,加之第二天又是假期不用训练,不知道是谁带头点了酒。

回到宿舍的时候,石竟男像往常一样伸了个懒腰,却不料被身后的人紧紧抱住。

他原本以为这会像他们平时闹着玩一般以谁的玩笑话结尾。

刚想开口的一瞬,却被对方用过大的力气甩到了一旁的床上。

随后武大靖压了上来,灯光下他的脸有些泛红。

石竟男听见眼前的人对他说。

“石头…我喜欢你。”

他看到对方的脸离他越来越近,四目相对,他感觉到了自己不断增速的心跳声。

那是武大靖第一次吻石竟男。

也成了最后一次。






石竟男只记得他心底突然萌生出的恐惧与抵抗。

不对…不该是这样…为什么…

他回过神的一刻,下意识的推开了身前的人。

随后在武大靖诧异的眼神中起身向门口跑去。

他们回来的时候忘记了关上门。

石竟男打开门时,抬头对上了另一双眼睛。

那双眼睛中表达出的情绪很复杂,惊讶是免不了的了。

或许…还有一丝丝喜悦。

石竟男的胳膊被那人拉起,随后他们向走廊那头的楼梯走去。

“陈德全…”

“你要带我去哪…”



那天他们寝室的灯亮了一整晚。

石竟男没有再回来。





那次之后,武大靖换了宿舍,他的新室友是韩天宇。

石竟男一直想找机会向他解释清楚那晚的事。

但武大靖总会在两人见面时转身离去。

没有任何交谈。

石竟男望着对面空空的床铺,把眼底的泪水忍了回去,像是不久前总会将对要脱口而出那人的关心咽回去一样。

只是心态回不到从前。

后来他们的关系还是回复到了最开始的那样。

代价是武大靖再也不会回来。

他看着武大靖和韩天宇的关系日渐升温。

他看着武大靖和韩天宇做着他们曾经做过的事情。

最后,武大靖和韩天宇在一起了。






石竟男不是没想过挽回。

他甚至第一次鼓起勇气向武大靖表白了。

那是15年世锦赛。

他被判犯规之后。

借着并不算太好的心情,他说。

“武大靖,我喜欢你。”

他没成功。

换来的只有一句抱歉。

也许是对几年前的那个夜晚,又或者是出于刚结束的比赛,武大靖抱了抱他。

“对不起…”他说。

石竟男哭的很惨。

他对赛后给他发短信的陈德全这么回复到。

“我要忘掉一个人,也要忘掉我自己。”


从那之后,那个安静的,不善言谈的石竟男消失了。

他开始变得健谈,开始更多的和不算特别熟悉的人来往。

也会在微博上逗逗粉丝之类的。







那是个雨夜。

陈德全在宿舍的天台上找到了喝醉的石竟男。

“陈德全…他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了…”

如同几年前他曾经在这里听过对方向他发牢骚一般。

“陈德全…我们在一起吧。”

石竟男知道那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但他分明感觉到陈德全温热的泪水。

石竟男的暗恋结束了。

陈德全也是。





――end――





辣鸡画手的日常/////
他们两个好可爱啊///

群里对的车…
这个长截屏搞得我挺崩溃的…先发出去看看吧…
各位凑合看吧

背景来自我前几天二十六个字母的敌对梗
以及最近想写的abo

想来群里玩的小伙伴看这里

欢迎加入冬奥大神们的xjb聊现场,群聊号码:725649628

将你的一切存于我心间。
还有人记得你,你不会离开的。

辣鸡画手的日常orz

【相许】二十六个字母微小说(上)

又来发文了我x
发刀了发刀了x










A

abstention 节制

任子威抱住许宏志的手微微颤抖着,他吻上了对方的侧脸,转身将他压在身下。

可他听到同样被爱意点燃的那人说。

“紫薇…明天…明天可是接力决赛啊…”

B

bachelor 信仰独身主义的单身汉

许宏志21了,他没谈过恋爱。

每当别人问起他这件事,他总会笑着说。

“许哥我可是单身贵族,不发狗粮。”


可这其中真正的原因,大概除了任子威,没有别人知道吧。

C

choose 选择

在任子威和他之后的短道生涯中,许宏志选择了后者。

出于太多方面的考虑和压迫。

他选择了顺从和接受。

为了他自己,更为了任子威。

D

death 死亡

那人躺在鲜花之中,脸上没有了往日的神色。

任子威站在他面前,尽力让自己接受这个事实。

他转身眼泪掉在地上的声音,你听得到吗。

E

establish 证实

闪光灯亮起的那一刻,任子威用无比畅快的声音说到。

“谢谢大家多年来的支持,我和许宏志,要结婚了。”

你看,早晚有一天,全世界都会知道我们的爱情。

F

frist time 第一次

“许哥好。”

许宏志仍然记得初见时那人略显稚嫩的脸庞和清亮的嗓音。

G

game 游戏

王者荣耀――短道速滑男队休闲娱乐之利器。

“我只打CS。”――任子威

“那你别抢我人头啊。”――某网红

H

hero 英雄

他们是普通人,也是大家的英雄。

I

illdisposed 敌对的

“许宏志我告诉你,你给我老实一点,演的像一点对我们都有好处。”

丝毫不犹豫的拉扯,许宏志被对方过大的力气带到了那人胸前,他抬头看了一眼那人,眼底溢满着不屑。

“凭什么啊任子威,你他妈是我谁啊我干什么都要听你的?”

四目相对时眼中的气焰都不曾减弱,或许他们在场上是最好的队友,但此时此刻,却只剩下针对和愤怒。

J

jittery 紧张不安的

许宏志比赛前会紧张。

从前他总是靠着自己的自我调解使自己放松下来。

不过现在…他看着一旁的任子威,脸上挂起了微笑。

K

kill杀死

许宏志看见任子威的胸前被鲜血染红。

他的手垂了下来。

脚边的血迹看起来无比可笑…许宏志看着那把刀子上的血液,手指微微发颤。

他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他杀了他最爱的人。

L

leave离开

“我想我是时候做出这个决定了,离开这片赛场。”许宏志的语气像往常一样平静。

台下灯光闪亮,没有人说话。

或许事情来的太突然,没有人能在第一时间接受事实。

许宏志笑了。

可他却再也无法将眼中的泪水忍回眼眶。

M

merry结婚

他们会去结婚,会去领养一个孩子。

会像平常的夫夫们一样过平凡的日子。

“许子穿婚纱的样子?切,不给你们看。”